同题诗《雪临》之十四
2020-01-14 10:14:50

刘凤杰 供图

雪临

文/刘凤杰(吉林)

 

霜花有梦,雪必将来临

掩上柴扉,让牛羊停止游走散心

我与雪花一起坐卧风中

一切必将用洁白做衬底

那是故乡的颜色。是母亲与我的颜色

 

靠近雪,听雪落下的声音

开始积淀生命厚重

多像一条河流,此刻穿着洁白的大衣

默默地寻找春天的绿,暗藏旑妮

找到他的爱之前,坚持着自己的意志

灵魂归一

 

簌簌地飘落旷野山川,人家屋瓦,草木丝网

灶旁的炉火噼噼啪啪,红红的火光

是迎娶雪姑娘的礼花

 

雪临  

文/李治杰(常州市)

 

下雪了,一连串的雪花

万串千串雪花腑冲下来

洁白,一点一点包裹着我的身体

 

是你回来了吗?

你在远方,却像在身边

雪花飞成了白蝴蝶

仿佛你的双手,温暖柔软

固执地为我裹上了棉衣

为了让更多的雪花填满

你在我心底的印记

我扒去一层一层的铠甲

 

雪花穿过我的手指

磨成了一副细嗓子

漫天雪花都在和我私语

 

雪就这么直接落下来了

翻滚着爱的火焰

白茫茫一片,浩如烟海

我知道,要耐着性子

等你,等雪化,等来年花开

 刘凤杰 供图

雪临

文/徐海龙(苏州)

 

雪,有别于雨

没有直接落下来

雪,只会飘然而至

 

分不清风驾驭着雪

还是雪驾驭着风

只是着地的一瞬间

总有一种轰呜传来

 

你看,雪夜中那串姗姗而来的脚印

你看,落叶后梅枝上的花蕾

你看,母亲的白发……

 

无言之诗

在桌前的白纸上无法

落下来

 

雪临

文/滕家敏(南京)

 

终于 下雪了

整过冬天

五百米之下的矿工都在

等待一场雪

 

等待雪花飘落 白皑皑的

在秦淮新河岸

在厂区梅花枝头

 

那隽永婀娜的精灵

卷开珠帘

把心中的爱

书写在每一个遇见

毫无江南女子的娇羞

 

来自地底深处的磨砺

矿工已变得强壮而躁动

飘一场雪

春节就临近了

 

矿工走在飘雪的路途

看着雪  就像看见

妻儿在老屋的帘内

对着天穹仰望

 

秦淮新河的水

凝滞于一场雪舞

厚重  宁静  高雅 

与诗行翩跹

 

临雪

文/周敏英(苏州)

 

那条临雪的分界线

不小心被江南风吹偏

 

去年一瓣雪花

在手心里化开的爱意还在

刷净心灵污垢的瞬间

那清爽诗意的晶莹

一滴一滴濡湿着俗气

淹没在你的气息里

纯洁真性在洁白的世界回归

 

知道你在梳妆打扮候场

我掰着手指翘盼着

相约冬季的拉钩

不会脱链

| 微矩阵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

 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

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

 苏ICP备13020714号 | 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 苏B2-20140001

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